青雘

撒谎是人之本性,在大多数时间里我们甚至都不能对自己诚实。

什么情况这是(´・ω・`)

cp安利

突然萌到了这么一对cp叫做喻文州×蓝曦臣
真的估计觉得好冷啊但是又无可救药的萌上了\(//∇//)\
有种我男朋友和我老公搞到了一起的感觉_(:3」∠❀)_

蹲在坑边等发芽:

为CP18做的大展架~~~~~~这么一看,更加像牛郎兔了(笑cry~~~)

CP18在I59-63~~~~~~(好紧张——)


废柴_小a:

第一次画文野这么多人,画完感觉生无可恋了_(:зゝ∠)_(脑洞还有,手速跟不上,画完身心疲惫

差不多约等于我看动画到漫画的印象,_(:зゝ∠)_不过cp我挺杂食的讲真

话说某个想要和美女殉情的人,女人缘完全没有男人缘高呢_(:зゝ∠)_

一期一会

如果有些人你拼尽一生也只能见一眼,甚至连他/她的温柔你也感受不到,触碰到的只是他/她对其他人的笑脸,你只是影子。
甚至连影子都不是,影子也还有太阳。你会怎样?
-那我就不看他了,静静的和星星呆着,和自己的影子呆着。

看到这个的你会怎样?
谢谢


GACHA二次元社区:

(脑洞大慎入)今日大寒。

全职伪二十四全(节)明(气)星(图)[看看看对角线] 一起唱全职节气歌:

       韩张林方喻少天,楚苏双花双鬼连。

       周江孙肖伞all叶,于远卢刘大小杰。

大家天寒记得加衣。

化学高手 Ⅰ

物理爱好者v:

全员都是化学药剂!

设定在这



黄少天 Na 钠

化学性质很活泼的金属,平时得放在煤油里,与水都会发生反应,反应时随着氢气的放出响声

(是一种很活泼而有些聒噪的金属呢)




喻文州 Cu 铜

铜是人类最早发现的古老金属之一,具有许多可贵的物理化学特性,例如其热导率都很高,化学稳定性强

在空气中会生成致密的氧化铜薄膜,以防进一步被氧化

(六星光牢就是你的薄膜吗,队长)




江波涛 H2O 水

可以参与众多化学反应,是许多化学反应的发生场所

(调和剂&九点水)




周泽楷 Al2O3 氧化铝

难溶于水的白色固体,无臭、无味、质极硬,易吸潮而不潮解

与酸和碱都可以反应

(果然是万人迷呢,荣耀第一人)




叶修 H2SO4 硫酸

一种最活泼的二元无机强酸,能和许多金属发生反应

(实力强得没话说)




叶秋 H2SO3 亚硫酸

酸性比硫酸弱,易分解

(明明是双胞胎怎么这么弱啊,蠢弟弟)




王杰希 Fe 铁

在氧气中反应火星四溅

(不愧是魔术师啊)




*有部分梗来自于网络

*欢迎捉虫!




1

“算了吧叶神,我们...可能真的不合适”




试管中的铜片静静地浸泡在硫酸溶液中。




“诶这就不对了喻队长,别放弃呀”

他抬头看了看那男子自信的笑脸,也注意到了对方的些许颤抖。




终于,铜的表面有一些透明无色的小气泡生成,溶液由无色渐渐变为蓝色。




喻文州笑得很轻,只是嘴角微微勾起,眼睛亮亮的。




“我们不是不可能呀”




“我们只是缺了一点温度”




[Cu+2H2SO4(浓)==加热==CuSO4+2H2O+SO2↑]




2

“喂那边的轮回副队长,来找我玩呗”




行走的九点水(划去)江波涛看到关在煤油瓶里的少年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




“哈喽前辈!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出来了你知道吗在瓶子里闷死我啦诶等等我我我怎么溶了卧槽!!!”




你是不是有猫饼啊?江波涛安静地闭上了嘴。




[2Na+2H2O==2NaOH+H2↑

钠在水中被溶解,放出氢气,发出响声。]




3

“前辈...”




“哟小周,想说什么?”




“我...不会轻易狗带的”




“呵,枪王大大是在质疑哥吗?”




“不可以...反应”




“咦?!!”




叶修方了,自己好像真的不能和周泽楷反应!




“浓硫酸...不能和氧化铝反应的...要稀的”




“为什么啊周泽楷你开挂?”




“呵”




子弹所及之处,周泽楷就是规则!




[浓硫酸不可以与氧化铝反应。]




4

“混蛋哥哥快把金属离子还给我!”




“蠢弟弟别闹了,哥这哪是抢你的金属离子啊,哥是给你电子好不好?”




“...你没下限!不和你吵了!快还我金属离子!”




“哟,你说还你就还你啊?这么能耐你倒是来抢啊?”




[2Na2SO3+H2SO4(少量)===Na2SO4+2NaHSO3]




5

大家看着铁丝在纯氧中剧烈燃烧,发出大量热,生成黑色固体。




火星四溅。




“真的是很有天赋、很创新的打法啊!”

“简直就像变魔术!”

“可惜这么有风格的打法和个性化的,在团队里很难和别人配合啊”




一举成名的少年最终站在了台下,望着台上金光闪闪的奖杯,上面大写的GLORY。




最终他放弃了自己的打法,哪怕再绚烂,也只是一霎花火,不能和别人一起燃烧。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请问微草队长王杰希,为什么放弃了自己独特的变化莫测的魔术师打法”




“这个是战队需要,我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谢谢”




别人的质疑和否定一直都在,但他没有动摇。




终于,记者拥挤在一起,闪光灯的衬托下少年格外耀眼。




“恭喜第五赛季荣耀职业联赛微草队获胜!请问您此时最想说的话是?”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铁可以在纯氧中燃烧,不可以在空气中燃烧。]



形而上性爱恋

阿開開開:

✿  cp:数字松
✿  甜虐不明
✿  感谢来看


“世界万物都在永不停息地运动。”无论从哪门学科来说,这句话总是永恒不变的真理。太阳表层的爆炸运动,宇宙星体的规则位移,世间生物的生老病死,心理情感的更替改变……与这相对而言的形而上学,却有种令人认为近似病态的死板。


“孤立,静止,片面”某种角度来说,即为永恒。


“永恒的爱恋。”一松顿了顿。他看着安静躺在床上的十四松,冬日下午四点的阳光斜射进病房,在床头那束紫色的勿忘我上留下一层金粉。


「孤立」


一松很早就对十四松动了感情,甚至有时会尾随着十四松。“我是怕他出什么乱子。”一松把口罩向上扯了扯。在了解无数狗血的剧情之后,一松还是决定用那句很老套的话来形容自己的行动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一松哥哥 ——喜欢! ”在某日十四松说出了这句话。


什么啊...一松愣了愣,将目光别向家中的花瓶。


“一松哥哥 ——喜欢! ”小小的爱心从十四松身体中迸发出来,像坏掉的小钢珠机器,爱心一下子涌向一松。


“坏掉了么?”一松小心翼翼地说。


“哈 ——没有啊? ”十四松爬到一松面前,将爱心捧向一松,“喜欢我吗?”


“没有的事。”一松还是低下了头。口是心非的垃圾。


“喜欢十四松。”不知道从哪窜来的超级猫干巴巴地说道。


十四松什么也没说,只是把那捧爱心劈头盖脸地洒在一松身上,傻乎乎地笑着扑进一松怀里:“我是一根挂在一松哥哥身上的猫毛,呼,呼 —— ”


一松呆呆地看着抱着他的十四松,啊,惊喜来得叫人措手不及。说一松别扭也好,自卑胆小也罢,两人顺理成章地开始了恋爱。


“和一松哥哥在一起了哦。”十四松向大家喊着。


“兄弟们不是一直在一起吗?”轻松问。


“白痴,是恋人关系吧。”椴松捶了一下轻松,笑道。


“喂,一松,你确定你是在恋爱?”小松看着坐在一边逗猫棒的一松问。


“是啊。”一松连头都没抬。


“哼,好没底气啊my brother。”


十四松窜到一松身边,凑在一松脸上一顿狂亲,像十几天没见主人的大型犬,舔地一松的脸湿乎乎的。一松这才停下手中的逗猫棒,将十四松的脸扭过来,对着唇就是一吻。


“看啊,是在恋爱。”口气坚定的一松,满脸通红的十四松,以及目瞪口呆的兄弟们。


本来就喜欢独处的两人更加无视兄弟们的存在了。


他们将兄弟们的存在感调为0%,然后奋不顾身地跳入恋爱的漩涡。


不妙的是,一松开始做奇怪的梦。


他总梦到十四松吃着草莓大福,手举冰激凌向他走来,然后,一辆车疾驰而来,十四松倒在血泊中,手里的冰激凌同血液混合在了一起,散发出悲伤的甜美气息。


这似乎是个诅咒,一定有人在暗中偷笑,他拽着一松的领子,露出狰狞的面孔。


一松从梦中惊醒,看着安睡中的十四松,像孩子般搂紧了他。


“只是个噩梦。”一松默念着,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静止」


“去旅游吧。”一松躺在地上,面向天花板说。


“诶!”十四松惊叫道。


“可是钱怎么办。”


“问妈妈要!”


“下次再靠自己?”


“嗯!”十四松使劲地点着头。


旅游的地点选在了土耳其,十四松从电视上看到土耳其卡帕多西亚的热气球便一直念念不忘。清晨时分,当阳光从地平线出现,上百只巨大的热气球从高低不平的烟囱岩交错中升起。五彩缤纷的巨型蘑菇乘着晨曦与微冷的风,在荒芜贫瘠的土地上空缓缓移动。


在异国他乡,十四松那点儿不可理喻的条件都被一松满足了 ——在热气球上吃冰激凌。十四松作为恋人而不是兄弟的存在,对一松来说无非不是一种拯救,不再会因为对自家兄弟想入非非的罪恶感包袭全身,因为是恋人啊。


“好吃……”十四松舔着冰激凌的勺子,看着逐渐远离的地面。


轰鸣声中,一松无心欣赏风景。他坐着看对面十四松的背影。


清晨的卡帕多西亚别有一番滋味,天空还未完全从黑暗中脱离,带着深蓝紫色的尾巴以及金黄色的裙角,太阳从岩石缝隙中笑一笑,然后送予世间入蜂蜜般的阳光与清香。十四松微红的脸颊和黄色的大衣也被染上一层金黄,是温暖的颜色,散发着纯真的香味。


真幸福啊。


一松无不这么想。闻着土石和冰激凌味道的风,一松呆呆的看着热气球的火舌。


“我说啊,我喜欢你。”热气球的轰鸣声吞噬了来自这位男子的真心。在火舌看来,一松只是动了动嘴唇;至于一直背对着一松的十四,也只有安稳坐在一起的哥哥。


“制高点!”十四松突然凑过来大声说道。


“什么?”


“在制高点!”


“还不算啊,十四松。”


“啊,还不算吗,谁在制高点?”


“神明吧。”


“啊,哈,哈哈,十四松是神明 —— ”


“胡说什么啊。”


“十四松想在制高点!”


“为什么?”


“想给一松哥哥下一场爱的雨!”


仿佛是静止了时光,没有吵人的兄弟和现实的负担。


我愿永远沉迷于彩虹般的异国与恋爱的泥沼中。


「片面」


短暂的旅行之后,回到家中,每每响起那次土耳其之旅就倍感欣慰。


“能有这么一次真好。”一松无不感慨着。


恋爱的确是好事,至少对于一松来说是好事。“至少有人能把我这种垃圾丢进回收站里。”用一松的话来说。至少与十四松恋爱之后,一松逐渐加深对生活的希望。因为不想让十四受伤,所以把那个阴暗面极力隐藏,甚至将另一个自己扼杀,把灰色的影子丢进垃圾堆,然后在上面撒几把盐。


一松和十四松的独处时间渐渐多了起来。


“一松哥哥,为什么喜欢猫呢?”


“因为是朋友啊。”


“是呢。”


“你看那只猫,它叫沙丁。”一松指了指窗外栏杆上的一只猫。


“沙丁猫吃沙丁鱼。”


“倒也不是。”


“把它请回家里吃沙丁鱼好不好。”


“嗯,我下楼去取沙丁鱼。”说罢一松便起身下楼了。


重物落地的声响,路人刺耳的尖叫,花盆破碎的声音。


什么。


不,不要。


一松冲下楼梯出了家门。


——躺在地上的十四松以及满地的狼藉。


一松无力地靠在墙上,看着十四松的身体,血从十四松的头部一点点染红地面。


心里那人又恶狠狠地说:“哈,看到了吧。”


和梦中一样,十四松躺在血泊中,在自己面前。


不同的是,没有草莓大福和冰激凌。


在恍惚中将兄弟们叫出来,在恍惚中去了医院看着被推进手术室的十四松,在恍惚中看着十四松被包扎严实的头部。


恍惚,恍惚。


“对不起,我是个自私鬼。垃圾。废物。对不起。”一松趴在十四松病床上,眼泪不自觉地染湿了床褥。


“喜欢一松哥哥!”一开始他先说了,一松听到了。


“喜欢一松哥哥!”在土耳其的热气球上,十四松朝着朝阳偷偷地说,一松没有听到。


怎样都听不到了十四松现在说了。


一松无数次想过,十四松会像原来一样突然坐起来,咧开嘴冲他笑。


然而没有,只有一松在原来的晚上大家睡觉时才能见到的十四松的恬静睡颜。


“医生说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再醒来。”


“世界万物都在永不停息地运动。”无论从哪门学科来说,这句话总是永恒不变的真理。时间是最显而易见的事物,春去秋来,夏雨冬雪,电线杆上的小广告旧了又新,花园中的植物长了又谢。一松也不知道十四松到底在这件屋中呆了多久。


“我更愿意和他呆在一起,哪怕他不会和我讲话。”一松和兄弟们说。他已经做好了沉默地陪十四一辈子的准备。


一松又做了一个梦,十四吃着草莓大福,举着冰激凌向他走来。没有疾驰而来的车,十四松走过来,紧紧地抱着了一松。


一松从梦中惊醒,仿佛还有被深拥的温度。一松笑了笑,看了看安静地躺在病床上的十四松。月光从窗外的枝桠上滑过,洒在十四松的身边。


“我喜欢你啊。”一松深深地把脸埋在臂弯,无不内疚地说。


“……一松哥哥?”


Fin.


以上。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
“冰激凌,草莓大福,热气球”是yushima给的三题。
纠结了好久还是给了he。
如果有人去过土耳其的话,看到这些景色描写不符实情请务必小窗告知!毕竟我也是从旅游节目上看来的。
值此感谢!
请多指教!


開 -Hiraku-